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狼迹天涯&狼吻厨房

God Bless "YOU"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认识的人方便的话留言请署名(笔名/网名/花名/代码....任何我能猜到的,别留原名),多谢。本站原创的转载请通知,若用作商业用途,本人保留对版权追究的权利。谢谢合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  

2014-12-12 06:16:28|  分类: 流浪手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注:标题与下文无关联。

计划总无变化快,此乃真理也。一个多月前还感觉时间充裕,不乱跑不舒服的病又犯了。看了葡萄牙的票,感觉合适,定了。谁知突然诸事临门,所有事情一起扑上来,压得人喘息不得。不想去吧,钱都花了。家慈评曰:抠!甚得我心。

非小气,唯知赚钱不易加外债一身罢了。偏生欲望深重,妄图看穿大千世界。君子舍命不舍财,出发,却背着各种工作文件,一路车马一路狂写! 世人多只见逍遥,见快活,见自由自在。世人却不见劳神,不见忙碌,不见自讨苦吃!马年,真是马不停蹄。

既来之,则安之。葡萄牙,里斯本。曾经阴差阳错,与这个城市擦肩而过,却得情一段。如今终至,我人形单影只,爱却已擦肩而过。人生有时便就如此神奇。

满脑子被工作占据,飞机巴士上都在写写算算。快到了,闭上眼睛,默念咒语千百遍:来都来了,来都来了……

其实无妨,旅行是精神的毒品,总能带给我灵魂最深处的欢愉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下飞机取行李处就看见这个……
 当地与英国同时差,下飞机才发现我又多了一小时。出机场,问讯处竟然还有工作人员,谷歌地图建议的交通方式果然不可尽信。下地铁,柜台已下班,还好自动机器有英文,选择新买一张viva0.5 24小时无限公交票一张6欧(24小时非自然日)最划算。地铁站里果然各种装饰有趣的很,就是地铁好短尽量往前面的站台吧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地铁里的壁画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地铁图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每条线都是不一样的标志
机场近,没用多久至住地,前台葡萄牙小美女很热情,详细介绍各种景点和饭店。洗漱后瞬间倒床见周公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夜晚的彭巴侯爵广场(上)和自由大道(下)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第一日:

早起睡到正常十点看表却是9点的感觉真好早餐时间从83011点,还真是符合慢节奏的生活啊。吃完出门,先去看大耶稣像。大耶稣像在隔海相望的岛上,要坐船过去。注意船票不能用24小时票,单买2.4往返+0.5的卡。岛上公交也不能用,往返2欧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路途倒是不远,七扭八拐上小山坡,耶稣像便就在眼前了。巴西也有一个 那个更著名,感觉更大一些。也不知是宗主国抄袭了殖民地的,还是殖民地学了宗主国的。神爱世人,不计较。
没有门票,但是观景台上去要收电梯费,也算合理。阳光甚好,唯独有些背光。我倒是更喜欢背着的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此处是看大桥的好地方,附全景图一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坐船回码头,换15路电车延海岸线而行,去贝伦区吃蛋挞。
到了贝伦区,第一站就直奔Pasteis de Belem,这家1837年就开始营业的甜品店拥有最正统的葡式蛋挞Pasteis de Nata。要了2个,甜而不腻,挞皮倒是和澳门改良的不尽相同。另外要了一个有葡萄牙甜甜圈之称的贝伦球Bola de Belem,外皮糖霜内馅巨甜,甜到忧伤啊…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蛋挞店边上便是热罗尼姆修道院,是葡萄牙全盛期耗费百年建成,被认为是曼努埃尔式建筑的珍宝。现在长达300米的门廊已经成为博物馆,不过修道院部分还保持原样。免费进入,内部也相当宏伟。这里埋葬着很多葡萄牙的名人,还有各种历史意义,很多历史性事件都在此发生。更有神奇的传奇故事,据说在1755年的大地震中,很多教徒在做弥撒,别的教堂多倒塌导致很多人死亡,偏全体王室都在做祈祷的这里完全没有收到伤害。老外的所谓神仙显灵了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修道院对面就是大发现纪念碑,也有说叫大航海纪念碑,亦或超级英雄纪念碑打头的是恩里克王子,没有他当年大兴航海学校,可能就没有了葡萄 牙的黄金年代,后面跟着的人包括达伽马,麦哲伦,都是一个时代的超级英雄和偶像。整个建筑的形状就是王子手中的快帆。同时也是个观景台,同耶稣像,电梯收费,没进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广场上的地图 看见澳门没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边上的一个广场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纪念碑一侧可以看见耶稣像和四月二十五日大桥(老外起名还真是),沿着反方向走,大约2站地就能看见贝伦塔。叫塔其实不高,以前作为过防御系统,灯塔,海关甚至监狱。门票6欧,学生老人半价。一层地牢之类没什么意思,顺着螺旋的楼梯向上,大约有34层,是观景的好去处。特别是眺望大航海纪念碑,大桥和耶稣像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当在观景台上时,一艘古典帆船经过,瞬间好似回到那轰轰烈烈的大航海时代,那属于男儿的热血与宝藏,传奇和梦想的时代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 往回走,没下雨,靠海一边晴空万里,另一边却乌云密布。回头,却看见彩虹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
坐车回市中心商业街。趁着24小时公交票有效,去做圣胡斯塔Santa Justa升降机。单独买票的话上下要5欧,是在不值。在上面可以看看附近罗西奥广场和附近商业街。还可以再上一层去观景台,当然还要再收1.5没去,匆匆照完匆匆离去,不推荐。有公交票有时间的,可以去看看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回住地,附近找当地食物。找到一家有Cozido葡式乱炖的,各种肘子猪蹄排骨香肠腊肠配包菜土豆米饭挺怪的,不过味道倒像东北大乱炖,回去试试仿做。饭后又来个蛋挞当甜品,这回大些皮像国内的了,就是甜的有些腻人。葡萄牙人有多喜欢糖啊……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吃完那一小杯啤酒把我酒瘾勾起,跑超市买了瓶当地啤酒super bock,灌下,洗澡睡觉。
 

翌日,慢走里斯本中心城区。

延自由大道从彭巴侯爵广场向海边,一路上各种奢侈品店铺林立。刚还和住地的工作人员聊天还说经济不好但是富人还有,穷人更穷罢了。正如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述: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人之道,损不足而奉有余。

到解放广场,昨天去升降机时路过,阳光普照下更觉耀眼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再向前,就是罗西奥广场,里斯本的中心。昨晚从升降机上眺望的地方。附近小街有面墙,上面用各国语言写着:里斯本,宽容之城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顺着商业街走,一路店铺,尽头就是海边的商业广场。海在阳光下闪着金光,远处的大桥和耶稣像清晰可见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顺着小路去里斯本主教堂。见到却让人大吃一惊:这不就是巴黎圣母院的简易版么门口还一堆三蹦子在等客,实在是无法形容,毁形象啊。

大耶稣像和巴西相似,教堂和巴黎撞脸,深刻的理解里斯本在旅游界的尴尬地位了

教堂里面还可以,想深入看还是收费,看了看,没进。

明信片,里斯本主教堂附近小街里面的最便宜0.2欧,红酒塞同样材质的木削明信片0.75,别的地方分别0.51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顺路向上,就是城堡所在了。也可以做做老式的电车,不推荐三轮蹦蹦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这个老式电车好似叫什么升降机

城堡最好别节假日来,人多排队。内部倒是没太多东西。不过风景非常不错,天气好时是眺望里斯本的绝佳地点。推荐里面的投影室。在城堡的一个暸望台上。根据镜子成像原理360度投影里斯本全城,可以看见人走车动,帆船飞机。很清楚漂亮。介绍员也很敬业,各种介绍足够了解里斯本了。每半小时一班,三种语言轮流,每次只限20人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散养的孔雀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镜子成像的瞭望台

出城堡,去主教堂和罗西奥广场中间的小街找饭店。这次吃的烤沙丁鱼配白葡萄酒,还可以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往住地走,一路商业街兜兜转转。甜品店还真是不少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路上好多烤栗子的小车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外国的“油条”撒糖霜配巧克力酱吃得

晚上出门找有音乐表演的餐馆酒吧,只是不认路的本性又现,最终也没能找到白天见过的那家无妨,找一家当地人吃饭的餐厅,要份当地特色的鱈鱼,吃的亦欢畅。葡萄牙人喜欢各种做法的鱈鱼,这种是先烤再切碎用橄榄油配着鸡蛋和洋葱一起炒出来的。味道很特别,值得一试。名字叫Bacalhau a braz,前面单词是鱈鱼,后面貌似是做法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酒足饭饱,回去睡觉。

路过广场,圆月当空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三日。醒的奇早,睡不着便起了。起的早也有起的早的不好。因为大部分的景点甚至饭店都没开,今天准备去的博物馆更是10点才开门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出门,找到家开门的餐厅吃早餐。好像这个在澳门叫猪排汉堡吧,这边夹的肉有煮的也有炸的,面包外松脆内棉软,一个2欧左右,顶饱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出门等公交,结果左等右等也不来,好不容易来一班却告知终点不开了完全不清楚这边公交的情况,不知是不是因为周末,看几个当地人都搞不清。对面另一个车站等了百多号人,来车了都在欢呼推荐能不坐公交bus就别做。

等不了,放弃。坐地铁去另一个地方。地铁虽然间隔也不短,至少还稳定有车。

到万国公园下地铁,顺着指示牌走,越走越不像。找人问才知反了方向。出地铁请直走到海边,面对大海的右侧。

又是一路暴走回去。路上风景倒是不错,这几天看多了古典风格,换换现代建筑也不错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延海边向前,海水里鱼群和水母都清晰可见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感觉走了好远,终于看见了入门处的指示。买票进门。据说里斯本的海洋馆是最大的。号称有已知50%的海洋生物,水下100m以上的有90%。不过考虑到也认不全那么多,看多了都差不多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冰岛的那个萌鸟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鸟都是散养,在头上飞来飞去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人造的一片雨林带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看着巨大的翻车鱼游来游去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盲蛇 长得特别像jj...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蝾螈 白的身上还趴着个黑的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不知是不是毒箭蛙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海底总动员后水族馆的明星 一堆小孩围着叫尼莫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那个 你流鼻血了...

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 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左,派大星你肿么了派大星!右,出门商店里看见的 据说是水族馆的吉祥物 一个水獭 还能再萌点么...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答案是可以...还有圣诞小帽...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去看斗牛场。葡萄牙和西班牙一样喜欢斗牛,虽然没有那边出名,火热的性格倒是相似的。冬天好像没有比赛,参观下建筑本身好了。

斗牛场果然有特色,一出地铁就见到了这个红色洋葱头类似俄罗斯教堂的建筑。竟然看见有人进出。进去才知道,今天是圣诞集市,也要收门票。和工作人员说是否可以在门口照几张照片,她竟然把我带进去,还介绍bull fighting斗牛的入场顺序。果然只有夏天有斗牛,有机会再说吧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转车去看球场。里斯本有2个球场,光明球场和何塞阿尔瓦拉德球场。虽然不看球,但是世界杯刚过,葡萄牙的巨星c罗还是知道的。来到一个足球的强国,怎么过门而不见?

何塞球场果然整体都涂成球队的幸运色绿色。部分的一层现在是快餐和超市。就是头顶的Lidl标志实在让人觉得……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光明球场的地铁是从这个叫哥伦布的建筑出来。对面就是红色的球场。球队的吉祥物鹰的标志悬挂在球场上。还好,这回没有超市标志了,只有可口可乐,和大红色球场相映成趣。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一路南下,满目阳光,满脸笑容,满口蛋塔,偷得浮生半日闲,足矣。

陆止于此,海始于斯。这就是里斯本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
半夜,赶夜班车去机场坐早上6点的航班。夜幕下的里斯本星火点点。

向东,冲破云层,一抹红霞出现在云朵尽头。再见,南欧的里斯本。
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
我总以为,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——Lisboa - Wolf UC - 狼迹天涯狼吻厨房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