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狼迹天涯&狼吻厨房

God Bless "YOU"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认识的人方便的话留言请署名(笔名/网名/花名/代码....任何我能猜到的,别留原名),多谢。本站原创的转载请通知,若用作商业用途,本人保留对版权追究的权利。谢谢合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烧饼的记忆  

2012-08-27 14:30:22|  分类: 随笔涂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每日早起上班,腹中空虚,我总免不了不自觉的想起烧饼的香气来。

记得年少时物资并未有如今这么丰富之时,有时家人买回些吊炉烧饼回来,我总能在正式的饭菜准备好前,空嘴吃掉两三个。然后再陪着大人们一起就着菜再吃掉一两个。那刚出炉还略有些烫手的烧饼,带着浓浓的香气,深深的烙印在记忆里面。

更多时候,却是早餐吃。我幼时矫性,早餐非牛奶蛋糕不得入口,清粥小菜面条馒头之类一概不吃。唯有豆腐脑烧饼是例外。几张刚出炉的外酥里嫩的吊炉烧饼,加上一大碗豆腐脑,绝佳是营养丰富的早餐。

关于烧饼的记忆 - Wolf:很多人叫我狼叔 - God bless YOU,Please
 

后来去了欧洲求学,早餐多半是吐司黄油,也好吃,却少了烧饼的那些味道。

台湾作家舒国治在他的流浪集中写道:“若不是因为烧饼及其他三两样东西,我是可以住在外国的。”

“烧饼,我几乎想说它是中国的“国点”。有啥东西能像它这样老人和小孩都爱吃的?它又是一件穷东西,真合中国这繁华的穷国家。看它的形体,圆的;看它的颜色,金黄的,不像白米饭如此纯白无杂味,太高洁了;也不像绿色蔬菜,太清素了;而红色果子太甜艳。它又不是非得在桌上吃的食物,可揣在怀里走长程,南船北马,饿了,取出冷吃,也真好。”

还记得初中时,学校附近烧烤遍地,基本每个摊位上都有烤烧饼的。原价五角钱一个的烧饼,被烧烤摊老板放到木炭上烤热,刷上天津蒜蓉辣酱,再撒上些芝麻孜然辣椒面,变成了一元一份的烤烧饼。对于课间饿了的总也吃不饱的半大小子们,那简直是人间美味。那时的烤烧饼还不似今日的做法,并不切开,而是整个的烤。本来就酥松的外皮就更加的酥松了。再加上刷上的调味料,无需其他副食便是一餐美味。特别是在东北的冬天,下了晚课之后来一个,暖了胃又充了饥。有时囊中羞涩的人便羡慕嫉妒的看着旁人在烧烤摊前大嚼,唯有抽抽鼻子,闻闻香气,而后快步走开。

关于烧饼的记忆 - Wolf:已经被叫狼叔了 - God bless YOU,Please
 

那时也不曾有太多的小吃,于是糖烧饼便成了孩子们的零食。糖烧饼又叫酥饼,一般买吊炉烧饼的店家都会有卖。比吊炉烧饼略小,全酥,内有白糖做馅,外有芝麻点缀。烤出来金黄香酥,是孩子们的最爱。

关于烧饼的记忆 - Wolf:很多人叫我狼叔 - God bless YOU,Please
 

还有黄桥烧饼,貌似是北京那边的做法。和酥饼很像,却没有甜味,略有咸味。记忆中儿时卖的很少,现在却多了。

现在的烧饼摊少了,卖的也大多不是以前的吊炉烧饼了。烧烤摊上也越来越难见到烧饼的身影,替代的多是面包片,偶尔一见也是切成细条再串到一起的,酥皮的味道就差得多了。早市上卖豆腐脑烧饼的也越见稀有,价格也是水涨船高。

貌似唯有老道外还有家国营饭店(口口相传的名字好像就叫这个)还有卖的。偶尔去一趟,脏兮兮的店面,旧的不成的桌椅,破破烂烂的碗筷,四五十岁的一脸苦大仇深有如阶级斗争的大妈级服务员。二哥说:不为这口吃的,谁来他家这破店,端着这破碗,看着大妈那破脸!唯一的亮点就是豆腐脑烧饼的味道还和廿十年前一样,和记忆中的,一样。

关于烧饼的记忆 - Wolf UC - Wolf U C.s Blog
 
关于烧饼的记忆 - Wolf UC - Wolf U C.s Blog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