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狼迹天涯&狼吻厨房

God Bless "YOU"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认识的人方便的话留言请署名(笔名/网名/花名/代码....任何我能猜到的,别留原名),多谢。本站原创的转载请通知,若用作商业用途,本人保留对版权追究的权利。谢谢合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  

2009-08-01 06:03:53|  分类: 流浪手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早早的从罗马出发,乘坐飞机,我们又回到了德国。

下一站是我爸的最爱,著名的啤酒之城慕尼黑。

短暂慕尼黑

慕尼黑,又叫明城,明兴,僧侣之城。每年的慕尼黑啤酒节世界闻名。

我们只是在这里转车暂住两宿,但依旧要逛逛这个城市。上次我来的时候下雨,只留下惊鸿一瞥,也并未品尝著名的慕尼黑啤酒有什么特别之处。这次估计不会了,早在来时老爸就下了死命令:到哪都可以不喝酒,到慕尼黑必须给他买杯啤酒,过过嘴瘾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路上看见的诡异狮子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啤酒广场上烤鱼的大叔,好贵~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巨大的啤酒厂

以前朋友说过那家著名的HB老店,于是决定去那里打打牙祭,尝尝著名的德国猪肘子和慕尼黑啤酒,祭奠下空了许久的五脏庙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顺着中心的步行街一路走,经过市政厅广场的布谷钟,在后面的一家小街里找到了这家HB老店,据说能容纳3千人就餐的大厅里人山人海,密密麻麻都是人。好不容易靠走一桌我们找地方坐下,半天没人理我们。服务员们好像一个人管几桌,个个忙的不可开交。

半天才有人过来给我们点菜,还能要什么,招牌猪肘子和招牌啤酒呗。

啤酒很快就上了,6.9欧的一大扎1L啤酒喝的我们非常爽快。肘子我以前吃过倒没觉的什么,比科隆的好吃些比布拉格的差点。配菜倒是让我们很是费解,看似2个土豆一样的东西结果吃起来很想国内的粘豆包外面那层黄米面,还及其有弹性,不知道什么东西。

风卷残云,4个人解决掉4个大肘子和3升扎啤后,晃晃荡荡的从步行街往旅店走,一路看见啥就瞎照,貌似喝高了。

难得慕尼黑天气好,可惜没带我的广角相机,没照全什么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兴败天鹅堡

 

第二天买了拜仁州票,坐车先去福森看新天鹅堡。

火车做了好久,才到了热的不可开交的福森。买了车票顺山路上去,沿小路攀援,去看新天鹅堡。

运气不好,竟然在整体维修,远远看去根本没有那美丽的城堡样子,只有钢架护栏围成一个臃肿的形态。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

还好,二老对自然风景植物花卉瀑布流水更加感兴趣,也算略微冲淡了这维修的怨念吧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德文叫enzian,翻译过来据说叫龙胆的花.....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国王湖的风情

 

晚上快11点,我们到达了贝斯特斯佳登,国王湖自然保护区的范围。

不记得电话和地址,没带旅店的名字,只凭着去年夏天留下的残存记忆,在漆黑的乡间小路上,我毫无困难的找到了之前住的那家旅店。

一进门,那位超热情的德国老太太便了我一个拥抱,想来她已经看见我发去的照片,还记得我的样子。

第二天清晨,阳光明媚。大早上起来二老就跑到阳台上对着对面的阿尔卑斯山拍个不停。

早餐依旧丰富,细心的德国老大妈还特地在花瓶中插上中国国旗,让二老好是感动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阳台对着的美景~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房间~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早餐室内~

第一天依旧是先去国王湖泛舟。湖光山色看来满是符合二老的口味,赞不绝口,看见鸭子鱼群都会兴奋好一会。

湖心的教堂也在维修,运势不好,估计正赶上德国大修吧。还好主要是来看自然风景的,选择性忽略了。

找个浅谈滩,脱了鞋袜下水,湖水清澈冰凉,水鸭和游鱼在不远处游曳,好不自在。

爬山,向着山上溪水发源的地方攀爬。最终爬到没有道路,只能沿着河道向上。溪水清澈湍急,掬一口在喉,冰爽透心。可惜为了赶船,依旧没有爬到半山腰处那据说终年冰雪不化的冰窟所在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翌日,向着希特勒的鹰巢所在进发。

山间起了迷雾,从鹰巢看下去国王湖笼罩在淡淡的迷雾中,随没有晴天时看的那么清楚却也有另一番滋味。顺着山路攀爬,边上就是峭壁,怪石嶙峋。老妈真是有精神,非要看看路的尽头有啥,我说路的尽头不还是山?一路上有几处奇绝险要之处,倒是留下不少照片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回程,错过去盐堡的时间,本想坐车回旅店,结果方向错误,快一个小时做到了另一个小镇,一路绕着山走,风光倒还秀美,到了终点下车再坐回来,全当免费观光车了。

是夜,山中突然风起云涌,刹那间就黑了下来,阳台对面的高山渐渐隐没在浓雾黑云之中,完全不见了身影。十几米远的树木公路都没了踪迹,只有对面的风向鸡还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。突然闪电划破天空,一时间电闪雷鸣,风雨大作,暴雨夹杂着冰雹霹雳扒拉的砸降下来,加上黑云笼罩浓雾弥漫,漫天不见别的,就见被风雨冰雹打下来的树叶树枝花朵残片漫天飞舞。一时黑风呼啸,落叶纷纷,风雨大作,电闪雷鸣,好似世界末日,又好像黑山老妖出山,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。

天明再看,残花败柳,一地落叶断枝,阳台上正迎风雨冰雹的方向上,昨日还娇艳欲滴的花朵,如今只剩空枝败叶,让人哀叹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巨大的雹子~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一房顶的雹子~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匆匆萨尔斯堡

最后一日,坐车去了趟奥地利的萨尔斯堡。

小小的城市坐落在奥地利和德国的边界上,以电影《音乐之声》的拍摄地和莫扎特的出生地而著称于世。

先去了拍摄电影的小花园,看来只有一山之隔的萨尔斯堡昨夜并没有经历风雨冰雹的洗礼,满园依旧花团锦簇,惹得二老的相机照个不停。

到市中心看看,教堂广场上卖艺弹唱的竟然还是我去年看见的那几个人,不仅感叹,竟然是画片儿固定卖艺的啊!

没去的山上的古堡,观光的铁轨滑车竟然是从近乎40度的山坡上开上开下,不知坐上会是什么感觉。

沿着一路卖圣诞饰品和复活节彩蛋,还有无数莫扎特巧克力的小店走到那个明黄色的莫扎特出生地留影,便一路回转赶车回国王湖区,3个小时的奥地利之旅,匆匆结束。

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拖着二老游欧洲之第七站——重返德意志+匆匆奥地利 - Wolf D.Chang - 歡迎來到狼族酒徒的酒窖

明城夜雨

 

赶车匆匆忙忙的回到了慕尼黑,找到旅店安顿下想去补几张照片,于是背着包就出了门。

没走几步,天公不作美,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等走到步行街的时候,小雨便下的冒了泡,成了大雨。没有雨具,没带外套,我们几个基本都成了落汤鸡,相最终也没补成,商店也都打了烊,想买的东西也没买到。

冒雨找到我以前吃过的一家中餐自助,在旅行的最后,吃一顿德国的中餐。果然还是中餐比较符合中国人的胃口,不算贵的价格,不小的分量,外加一杯普通的慕尼黑啤酒,倒是吃的很舒服。

 

冒雨回旅店,雨竟然慢慢的停了,看来是天意如此,却也无可奈何了。

收拾,洗澡,明天的火车飞机就将我们带回到哥德堡,结束这次旅程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